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西亮雅颜料有限公司

背靠两大新时代任务农业面源污染攻坚正酣

2021-07-23 来源:宜春农业机械网

】契合新经济形态发展的道路,不仅意味着工业生产方式的改变,农业生产也不例外。扫清绿色、生态农业可持续发展道路障碍,从攻坚农业面源污染开始……

背靠两大新时代任务 农业面源污染攻坚正酣

化肥药剂使用过多带来的土壤、溪流污染;畜禽养殖粗放管理带来的废弃物污染;地膜高使用率低回收率带来的“白色污染”;农作物秸秆堆积焚烧带来的空气、水、土环境破坏等等,均形成了现代农业发展的阻碍。

以绿色可持续为目标的经济发展新理念,需要全面覆盖农工商、城镇乡,完成由重量产到重质优的转变。因此,农业面源污染是农业生产方式转型升级的重点攻坚对象。

新账不加,旧账日减

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导致土壤肥力下降,甚至沦为污染地块,浇灌水源遭重金属、微生病原以及硫化物、氰化物、酞酸酯等元素侵害,归根究底是在破坏农业生产的物质基础。

大棚种植、地膜覆盖,保障蔬菜瓜果供应;农药喷洒除草除害,远离作物受损;畜禽养殖业扩大规模,鸡鸭鹅、猪牛羊一应俱全,农业发展的路线本无可厚非。然而,不够精细化的管理却记成了一笔环境风险“糊涂账”。

按照目前我国对农业面源污染的重视,不仅要清算这笔“糊涂账”的历史,更要明明白白做好当前和未来记录,即不能欠新账,逐步还旧账。这也是为什么,保护耕地,实施被提上日程,保护水源地、整治水污染时间紧任务重。

联系我国提出的“建设美丽新农村”和“发展绿色新农业”两大新时代任务,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所占据的分量可想而知。

锐意蜕变,防治同步

防止农业面源污染再扩散,落实农业环境修复各项工作,被同步列入了规划纲要中。而这些都离不开顶层设计的支撑、农业生产方式的改变以及技术创新的推动。

技术的革新给农业带来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机械化普及,亩产量提升,当然不仅限于此。农业漫灌作业的改变,是高效利用水资源的重要缩影;化肥使用量减少得益于有机肥制造和生产;杀虫剂、农药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更是物理杀虫技术以及改良抗虫性作物研发带来的可喜变化。

诸如此类,农业生产体系的改变是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需求的必然解决方案,也强有力推进了农业面源污染预防和整治。

针对畜禽养殖粪便排污无序,有机肥转化,或者发酵沼气化开始普及;针对农作物秸秆焚烧危害,制饲料、制肥料、制燃料等出路前途可期;针对农膜被弃田埂岸边,构建回收体系的同时也出现了生物农膜这样的环保地膜产品。

加强保障,完善体系

显然,上层建筑对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大力支持和重点关注,更是让这种技术创新和作业模式更迭的势头愈加迅猛。国家和地方从各个方面引导农业走上“新”路子,扫清污染源,强化措施落实的保障,并且加快防治体系的完善。

就近期而言,《关于深入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意见》、《农业绿色发展技术导则(2018—2030年)》相继出台,进一步夯实了农业生产环境保护的基础。合理布局、科学规划、借力技改、重视变革,这些要点被突出地淋漓尽致。

自2015年打响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来,不可否认我国取得了突出成就。公开数据显示,全国化肥使用量提前3年完成零增长目标,农药更是连续3年负增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82%,地膜新国家标准正发光发热……

当然,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既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型系统性工程,又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任务,会不断遇到难题,也需要反复解决难题,重要的是形成良性互动和科学闭环。技术上、制度上、资本上或者监测水平上,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重点突围,持久攻坚

直面农业面源污染带来的挑战,在防治过程中遇到的新矛盾,需要更坚定的步伐和久久为功的觉悟。2018年7月26日,农业农村部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围绕“五项重点工作”,打好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

奔着“一控两减三基本”目标,在2017年的农业绿色发展五大行动之后,下一步重点聚焦:加快构建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体系,如准入负面清单、农业补贴、新型市场主体培育等;着力于农业绿色发展重大行动的落实;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大力推动农业资源养护;突出科技创新作用以及强化支撑力。

搭建一个面向未来发展,环境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农业发展平台,一蹴而就显然不可能,那么持续发力就很有必要。农业部召开的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推进工作组第五次会议上也强调了这一点,一方面要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另一方面也要更坚定地打好攻坚战和持久战。

分清主次矛盾,解决突出问题,紧抓实抓向前推进。以基础建设为台基,政策保障为壁垒,技术创新为动力,工作目标为蓝图,盯紧农业面源污染,还原一片美丽乡村。

】2020年底前,一张“网”将全面覆盖我国的生态功能极重要和生态环境极度敏感脆弱区。而在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后,国家也将对红线范围内的区域进行严格监管,确保红线划得实、守得住。

未来三年内逐步成型 生态保护红线夯实绿色空间

来自生态环境部召开的7月例行发布会上消息称,迄今全国已有14省份发布本行政区域生态保护红线。而在今年年初,国务院就已批准京津冀3省(市)、长江经济带11省(市)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共15省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同样是在今年,发改委批复国家生态保护红线监管平台建设,总投资超过2.78亿元,预计2020年底前建成。至此,全国生态保护红线“一张图”雏形初具。

作为夯筑生态环境保护的底线和准则,生态保护红线是指在生态空间范围内具有特殊重要生态功能、必须强制性严格保护的区域。在此前召开的2018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时任环境保护部部长李干杰就曾指出,今年要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实现一条红线管控重要生态空间。但同时,划定工作坚持生态保护红线优先为总原则,同时也要为发展预留空间。

科学评估后,保护与开发相矛盾的区域,到底是要开发还是保护,这是最需花时间研究确定的,也是最难的一点。这其中,确定红线范围是重点,也是难点,难就难在要处理好开发和保护的关系。保护区域也不是无人区,而是要坚持严格监管、生态补偿和合理利用,实施正面准入清单管理。截至2017年底,京津冀、长江经济带11个省份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等15个省份已形成了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并通过了省(区、市)人民政府审议。

为确保生态保护红线的“刚性”,国家明确了严守红线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这其中,首次开启生态保护红线战略的《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就曾明确划定指南等一系列技术规范,要求环保部联合发改委并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有序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和严守工作。根据其提出的时间任务表,未来三年内全面完成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勘界定标,基本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

以构建生态安全格局为标的,近年来多部委与各地采取国家指导、地方组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摸清全国生态环境“家底”。旨在构建国家生态安全格局为目标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采取定量评估与定性判定相结合的方法,确保生态保护红线布局合理、落地准确、边界清晰。但尤为值得关注的是,生态保护红线布局仍待不断优化和完善,但前提是“面积只能增加不能减少”。

从分类来看,各省市在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时密切结合当地实际情况。诚如按照生态保护红线的主导生态功能,江西全省生态保护红线区域分为水源涵养、生物多样性维护和水土保持3大类;而在安徽,“两屏两轴”的生态环境保护格局则覆盖了水源涵养、湿地生态与生态廊道等板块;同样地,湖南则按照"一湖三山四水"原则对生态环境要素量身定制保护方案。

下一步,生态环境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完成其余16省份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按程序报批,尽快形成生态保护红线全国“一张图”。按照2018年生态保护红线工作进度安排,生态环境部还将启动生态保护红线勘界定标试点,加快制定生态保护红线管理办法,全面启动生态保护红线监管平台建设。此外,还要根据生态功能定位,明确生态保护红线差别化的用途管控、准入清单、生态保护补偿、评价考核等政策措施,最终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

爱妈美

汽车后市场

飞猪商家后台

直通车是什么意思